關於部落格
  • 2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舅舅的高麗菜飯

中國時報【徐正雄】

最近高麗菜盛產,賤價傷農,買了一顆回家料理。

老薑切碎加油爆香,待薑末微焦丟一顆雞蛋拌炒,蛋成形後,再撒鹽巴(或醬油)和切成小塊的高麗菜快炒,等高麗菜妥協,顏色轉深竄出香味時,再加入白飯,慢慢炒勻,就是一道「鄉味十足的高麗菜飯」。

第一次吃高麗菜飯,是六歲寄居外婆家時,舅舅趁外婆不在炒給我吃的,當然,那時舅舅做工沒那麼細,就是把高麗菜炒熟加入鹽和白飯拌炒,然而,那香噴噴的滋味,令人難忘。

除了高麗菜飯,舅舅也曾偷煮外婆準備過年用的臘肉給我吃,那肉不知用了什麼醃料,煎起來香味四溢,相信連天上的神仙都不免心動,舅舅雖然大我十多歲,我們之間卻沒有隔閡,總是一起行動,舅舅睡覺時,很喜歡弓身將我攬在懷裡,當時,那是寄居外婆家的我,父愛的替代品。

兩年後,離開外婆家,慢慢和舅舅疏遠。

後來,聽到關於舅舅的,都是一些負面的消息,隨著年紀增長,舅舅也走出了我的生活,直到五年前,回家幫忙賣菜,舅舅這名詞,才重新出現在我的生命裡。

因為魔鬼的糖果,舅舅失去很長一段時間的自由,之後,舅舅到建築工地打工,兼做資源回收,我們都很欣喜舅舅終於回到陽光下,直到母親得了憂鬱症,我才知道,這些年來,舅舅為了魔鬼的糖果,不斷跟母親要錢,若不從,就到攤位騷擾母親,讓她不能做生意。

母親為了娘家,十五歲就出嫁,身為人媳人妻人母之後,仍不忘照顧娘家,說她是舅舅阿姨們的恩人也不為過,然而,舅舅卻如此對待她。

才多久,母親一頭烏黑的長髮全褪色了,原本樂觀的她,害怕人群、拒絕外出,整天窩在角落像一隻淋溼的鳥,為了養病和避開舅舅,母親四處為家、遠走他方,只好換我回去賣菜。

那天,圍上做生意的錢袋,忙著招呼客人時,一位路過阿伯開口跟我說話:「阿雄,你現在在做什麼?」

因為毒品的關係,舅舅變得又老又黑又瘦小,整個人大概縮水了兩個尺寸,外形變的十分陌生,是聲音讓我認出他。社會經驗告訴我,舅舅那句問話是借錢的鋪陳,我冷冷地回應他:「跟你一樣,沒工作。」

我的答話,讓我們之間的關係迅速結凍,一位客人靠近,等我忙完時,舅舅已不知去向。

魔鬼的糖果,讓疼我的舅舅變成這樣,傷害了最愛他的人,什麼鬼話都編的出來,街坊鄰居都上過當,無錢可借時,連自家鐵窗、家電都可以打壞、肢解,拿去當資源回收賤價出售!我知道舅舅內心其實很善良,但,要命的是,他帶有一點懦弱,就是這一點雜質,讓他變成魔鬼的奴隸。

兒時,那個溫暖寬闊的胸口,如今變得陰暗而狹窄,關於舅舅,我還能回憶的,大概只剩那盤香噴噴的高麗菜飯了。


本文出自: 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舅舅的高麗菜飯-215006931.htmlcoach包包型錄 COACH官網 LV LV官方網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